环球深观察丨“病毒扩散国”的真面目:全世界最该被溯源的实验室在这里!

环球深观察丨“病毒扩散国”的真面目:全世界最该被溯源的实验室在这里!

近日,美国国会众院外委会共和党首席成员麦考尔发布报告散布新冠病毒溯源虚假信息,无视中国—世卫组织联合溯源专家组今年2月实地走访武汉病毒研究所后得出“实验室泄漏极不可能”的结论,妄称有充分证据表明新冠病毒于2019年9月前从武汉病毒研究所泄漏。然而,报告一出,立刻引来美国网友的讥讽与嘲笑。

△福克斯新闻在推特上转发该报告遭到网友嘲讽

对于这份报告中提到的冠状病毒增益功能研究,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表示,美国是全球此类研究最大的资助者和实验方,“议员先生们大可以在自己国内查一查相关研究有没有、会不会演变出新冠病毒”。

诚如此言,只要简单查一查,很容易就会发现,美国北卡罗来纳大学病毒实验室巴里克团队从事病毒基因改造的事实。如果再结合2019年弗吉尼亚州不明原因肺炎和“电子烟肺炎”等疑点做进一步推论,就无法不承认,有能力对冠状病毒进行“功能增益”研究的恰恰是美国实验室,换言之,美国作为“病毒扩散国”也是当之无愧的“病毒来源嫌疑国”。

研究最危险病毒的实验室安全事故频发

什么是“功能增益”研究?

它是指通过改造生物体的致病性、传染性或宿主范围,帮其发展出新的“能力”或“功能”。这可以发生在自然界中,也可以在实验室中实现。

美国病毒“功能增益”研究的权威,非北卡罗来纳大学流行病学系以及微生物系和免疫学系教授拉尔夫·巴里克(Ralph Baric)莫属。

△长期研究冠状病毒的巴里克一直是该领域的权威人物,他发明了针对冠状病毒的基因改造和“功能增益”技术,并与全球很多科研机构合作。

由于这项研究的风险过高,争议长期存在。2014年发生的一系列安全事故促使美国政府叫停了“功能增益”研究,但该禁令于2017年被取消。

△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网站截图

然而,就在白宫叫停“功能增益”研究时,巴里克依然带领其团队进行相关研究。2015年,巴里克主导撰写的论文显示,蝙蝠中的冠状病毒能够直接感染人类,而不是首先在另一种动物中进化。为了证明这一理论,巴里克团队通过“功能增益”创造了一种蝙蝠冠状病毒的混合版本,并用它感染了老鼠。这些老鼠的修改基因组模仿了人类肺部受体。

△美国独立调查媒体“专业公众”网站报道,很多科学家反对该论文,认为研究结果风险不可控。

而统计显示,北卡罗来纳大学历年年报上关于该实验室的事故记录却比比皆是!

△根据北卡罗来纳大学历年年报提供的公开信息,巴里克的实验室在2012年至2018年间发生的实验室泄漏事故总数多达140起。

另据美国独立调查媒体“专业公众”网站去年8月报道,2015年1月1日至2020年6月1日,巴里克实验室所在的北卡罗来纳大学教堂山分校共向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NIH)报告了28起涉及转基因生物的实验室安全事故,其中6起涉及实验室制造的多种冠状病毒。

△“专业公众”网站的报道显示,2020年发生的一起事故中,实验小鼠感染的正是引发后来新冠肺炎大流行的病毒。但校方拒绝公开披露相关关键细节。

一手握着病毒的秘密

一手端着泼人的脏水

随着美国疫情一路狂飙走向失控,抗疫不力的美国政客孤注一掷地疯狂煽动“实验室泄漏论”,一门心思地把脏水泼给中国。

在美国政府“泼脏水”的过程中,不少美国学者直言自己被“阴谋者”所利用。

加州理工学院生物学教授帕梅拉·比约克曼就曾致信媒体澄清:自己参与在《科学》杂志上联署所谓“公开信”的本意是希望帮助募集更多资金,用于在动物宿主中寻找病毒,病毒溯源问题被政治化让她感到难过。

△比约克曼在发给自媒体播客节目“本周病毒学”的信中写道,“我也许太天真了,没想到这封信会被用来推广‘实验室起源’假说”。

而巴里克虽然也认为新冠病毒的自然来源比实验室泄漏的可能性更大,但却为了转移自身压力,在接受美西方媒体采访时将脏水泼向武汉病毒研究所。

但与此同时,即便自己所在的生物实验室安全问题频出,巴里克仍在许多场合推广着他发明的那些病毒改造和增强技术,并与美国的大型药企进行着这方面的合作。

美国不仅有早于“官宣”的成串2019年可疑病例,还有在病毒人工改造研究方面“称霸世界”的手段和技术,再想想“功能增益”研究始作俑者巴里克在病毒溯源问题上的人品坍塌……美国的“病毒来源嫌疑国”身份越来越清晰。

如果美国政客真的对“实验室泄漏论”如此感兴趣,那么,除了向世界交代清楚德特里克堡的问题外,何不再好好查一查巴里克和他的实验室?!

策划丨王坚

撰稿丨原丁 王全文

编辑丨张晗

签审丨李鹏 刘轶瑶

监制丨关娟娟

[ 编辑: 佘湘娥 ]